第2247章 不谈恋爱

楚韵儿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小说旗 www.xiaoshuo7.net,最快更新蜜婚超甜:墨少家萌宝排好队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2253章不谈恋爱

    在那边完婚之后,顾西城只给何湘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何湘记得当时收到短信就哭了,心里默默的疼,真是孽债,竟然叫兄弟两人同时被这种女人迷惑。

    顾西城第一次回来是三年之后。

    并没有带着苏云漫,整个人比之前更沉默了。

    见到何湘,略微忧伤,像是个孩子,叹了口气,“妈。”

    何湘问他过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顾西城摇了摇头,问何湘,“寒晨这么多年,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何湘叹气,“能怎么样,还是不回家,还是不谈恋爱,始终没有变化。东岑到是很有起色。”

    顾西城点点头,“我知道,东岑现在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何湘看了顾西城一眼,“去见见他吧,他毕竟是你弟弟。”

    顾西城想过去见金寒晨,他没有责备金寒晨的资本,只是何湘央求的语气,叫顾西城内心的自责加剧。

    何湘并没有说金寒晨这些年过得如何,只是告诉他,去看看金寒晨,那是你的弟弟。

    语气里无奈央求也有着太多心酸。

    顾西城看向何湘,笑的凄惨,“我还有资格去见他?背叛的时候,我就知道,我们之间没有回头路了。是我的错,妈,你又何必如此对我。”

    何湘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还能说什么呢。

    顾西城离开顾家之后,驱车去了金寒晨的家。

    金寒晨独自一个人住在明日月落。

    顾西城以为这个时候金寒晨不会在家,却迎面撞见打开电梯的金寒晨。

    金寒晨淡然的看着顾西城,仿佛又什么都没有看见,怡怡然走出来,匆忙的离开,像是眼前,根本没有人存在。

    顾西城站在电梯前,一直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总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面对那结果,等到面临之后才明白,那跟你想的还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何湘回忆,将顾西城经历的一切告诉小鱼儿。

    小鱼儿叹了口气,“时间很久了,也许有些事情,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何湘苦笑,“我当初也是这么认为,也以为时间久了,就都过去了,总是要从头开始。兄弟两个哪有不见面不说话的。

    上次寒晨生日,我和他爸爸是故意开了个宴会,邀请到家里来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点点头,“难怪那么盛大。”

    “西城给寒晨买了西装,寒晨并没有说不要也没有说要,收下后,仍然不见面不说话。那天匆忙,我没来得及跟你细说。”何湘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原来顾西城早就已经有了和好的意思,可是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顾西城知道金寒晨如果结婚,必定对过去放弃了,所以他想,兄弟两个,怎么可以一直不说话。

    顾西城的心思,金寒晨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顾西城来的晚,特地将西装送到金寒晨面前。

    金寒晨跟他们叔叔顾华夏说话,完全将顾西城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顾华夏不喜欢顾西城感情用事,有些文弱的性子,所以每次见到顾西城都会横眉冷树,有时候会刺激他,“你看看你,长得也是五大三粗的汉子,做事情优柔寡断!”

    这一点金寒晨到是认同,顾西城做的最坚决的一件事情,恐怕就是跟苏云漫结婚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顾西城多喜欢苏云漫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顾华夏不喜欢顾西城,导致顾西城的对话并没有下文,只能杵在那边,看着金寒晨,拿着西装。

    顾华夏知道金寒晨不想说话,将顾西城手里的西装拿过来,“生日礼物这么没有创意,就买了件西装。你去招呼客人,我们还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顾西城没再说话,独身离开。

    金寒晨将西装翻出来,是老款,竖条纹。

    顾华夏大骂顾西城没意思,挑这么老的款式。

    但是金寒晨心里清楚,他和顾西城之间有个约定。结婚之后,送一件竖条纹的西装,证明一下各自魅力。

    金寒晨眼里漏出不同的神色,却又隐藏下来。

    小鱼儿想了想,“妈,是不是黑灰竖条纹的样式?那件西装好像被搁置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翻到过那件西装,竖条纹的样式的确老套了,她还问过寒晨,怎么不穿呢。

    金寒晨瞥了一眼,“老了,舍不得扔。”

    何湘听了有些惊诧,“寒晨说的?”

    小鱼儿点头,“是啊。我当时还奇怪,既然老了,为什么还舍不得扔,没想起来问。妈今天提到了,我才觉得,是那一件。”

    何湘欣慰不已,“到底是兄弟两个,我就怕这辈子,都不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想了想,对何湘说:“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,不如再等等看,我觉得叫他们和好这件事情,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何湘拍了拍小鱼儿的手,“听你的话,心里放心多了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笑着说:“妈,小区离这里似乎很远啊?你自己一个人走过来的啊?”

    何湘点头,“睡不着,就走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爸呢?没有陪妈一起住在这里吗?”小鱼儿问。

    何湘摇头,“他要忙,知道我是想一个人求个安静,所以从来不会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点头,心里不禁感慨,难怪之前金寒晨说何湘跟自己是一个性子,她和何湘之间很多相似。

    譬如小鱼儿也会很希望自己一个人安静的呆一会,不要有人打扰。

    “妈,我这里再想想办法,一定能叫寒晨跟哥哥和好。”小鱼儿信誓旦旦的想。

    何湘点头,心里安慰,握着小鱼儿的手,十分的亲近。

    走了快要半小时的路了,小鱼儿看到小区还是挺远的。担心何湘会累,就打电话问金寒晨在哪。

    “已经看到你们了。”金寒晨亮了亮车灯。

    小鱼儿摆摆手,跟何湘朝着金寒晨的车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小鱼儿跟着何湘坐到了后面,并没有坐在副驾驶。

    金寒晨没发车,回头瞥了两人一眼,故作伤心,“哎,我这么快就失去主权了。”

    何湘瞥了他一眼,“我现在要拉拢我儿媳妇的心,省的某人之前对我不冷不热,回头你再不好,我叫儿媳妇替我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一听来了精神,“妈,你放心,我回头一定会替你把这二十几年的辛苦都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何湘立即像个孩子一样,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金寒晨默默的念了一句,妈?

    踩了油门,车开出去。

    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,老婆还有妈。

    送何湘回去之后,小鱼儿跟金寒晨才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到家已经一点多了。

    小鱼儿洗澡的时候,还觉得有些兴奋,在里面哼哼唧唧的唱歌。

    爸找回来了,妈也有了。

    想想老天爷对自己不错,属于自己的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金寒晨突然推门进来,目不斜视,只盯着小鱼儿的眼睛,“跑调了!”

    小鱼儿一个肥皂扔了过去,“你偷窥!小人!”

    金寒晨一听来了精神,“叫你知道什么是真小人!”说着,他的睡袍悉数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好吧,小鱼儿觉得,每个月总有那么三十几天是要被折磨的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,骨头架子都要散掉了。

    昨晚上金寒晨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,索取无度。前后足足浪费了两个小时本来属于睡觉的时间。

    小鱼儿想着心里十分憋屈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室还在不停揉自己的香肩。

    小吴瞥了一眼将衣领竖直的小鱼儿,看了一眼暖风机,“小鱼儿,都这么热了,你还冷啊?”

    “冷啊,可冷了!”小鱼儿紧了紧脖子,心想,都是草莓,能随便放出来么!

    小吴一听,很好心的将暖风机的温度又调上去了两度。

    小鱼儿欲哭无泪,你丫,我热的都快疯了好么!

    这几天的培训课,小鱼儿忙的不行,都忘记去看一下白昊天。

    中午打电话给金寒晨请假,要去看白昊天。

    金寒晨不同意,“白昊天有我的人看着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我总要去看看我爸,都快一周了,他肯定也奇怪我怎么不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用,已经将你的所有信息及时反馈给他了,还是视频。你完全不用担心他会想你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黑了脸,“那我干脆人跟他视频好了,你发什么视频过去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!绝对不允许你人跟他视频。”金寒晨立即反对,“他的生活视频,下午也会传给你。”

    掐了电话,小鱼儿皱着脸,心想这么情况,不给看就算了,还不允许视频。

    小鱼儿才不打算管金寒晨的想法,她今天必须去看自己的老爹。

    等着中午下班时间一到,小鱼儿就收拾东西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结果小吴将文件扔到小鱼儿的桌子上,“顾总吩咐,必须你亲自交到他面前去,而且我也必须一起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头顶两个大,“神马?”

    “吩咐了啊,你不去吗?难得可以见到金寒晨,可是上次吻了你啊!”

    小鱼儿哭丧着脸,“不去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了别装了,我知道你非常的想去。”

    于是,小鱼儿被强行拉到了金寒晨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小吴三十了,结过婚有了孩子了。可是一见到金寒晨,双眼都在冒金星。

    整个人站在那边,都好像愣住了。

    小鱼儿好心的推了推小吴,“吴老师,资料要送过去哦。”

    小吴好心得了人帮忙,赶忙将文件递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