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约耳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小说旗 www.xiaoshuo7.net,最快更新看不见风景的房间最新章节!

    程冬杀青了。

    正好这场戏结束后是饭点,大家纷纷涌向餐车,把盒饭和冷饮分光。

    程冬自己去卫生间把血浆洗了,回来的时候场务小纪特别不开心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杀青,我特地点了份煎鳕鱼,结果被夏因的助理拿走了。”一边说着一边把最后一个压坏了角的盒饭给他。

    程冬抹把脸,伸手接过来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夏因是这部电影的主角,程冬只不过是个勉强有几句台词的龙套,他今天杀青,估计也只有小纪记得。

    小纪还是一脸忿忿不平:“演技又差又爱耍大牌,连这点蝇头小利也要占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程冬帮她拆了一次性竹筷,塞她手里,“赶紧吃饭,晚上叫上唐真几个,你们给我庆祝杀青,行不?”

    小纪这才把瞪着夏因手边那份根本没动的煎鳕鱼的视线收回来,下一秒,却被程冬的话惊得差点把饭掀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除了庆祝我杀青,顺便也给我饯别吧,我不干这行了,明天回老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不干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程冬点点头,顺便扒了两口饭,这时候他才有些神色复杂地,抬起头看向了夏因。

    夏因和程冬同年,歌手出道,红得正劲时开始接拍影视剧,第一部偶像剧收视不错,但再怎么抢眼,第二部作品就接电影主角,再结合他稚嫩生疏的演技,确实难以叫人信服。

    可不信服又如何,夏因从出道开始就顺风顺水,在每一个观众可能审美疲劳的节点,都能得到哄抬,不管是无伤大雅的绯闻还是全新戏路的开拓,总有人为夏因拿捏七寸似的把握着,曝光率和新鲜感都不曾落下,他只会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圈子里的人都知道,夏因的后台相当硬。不然他这样有点小才华的歌手,不说娱乐圈了,随便什么选秀节目的海选里都能提溜出一大把,可他短时间内就顺利跨界,没后台撑着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就连夏因那点小才华也并不是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人民群众热爱八卦,娱乐圈里的人更是处在八卦发源地,因为很多事情知道了也不能往网上发,凑在一起讨论的热情便更旺盛了。关于夏因的后台,大家已经将范围缩小到了伯诚传媒公司,至于是该公司的哪位高层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据说当年夏因不是在伯诚出道的,先是签了一间生产偶像团体的公司,里头正筹备一个预计三年后推出的组合,夏因在组合里训练了半年,突然被伯诚挖走,因为夏因当时还没什么价值,违约金付的也不多。现在他火了,当年那家被挖角的公司高层据说十分不爽,本来还需蛰伏的偶像团体也被提前推出。

    这些模棱两可的八卦,程冬无意间听了,就默默地比对了一下,发现基本吻合。

    那个被提前推出的偶像团体叫Pentagon,正是最近刚刚出道,总共五个人,其中一个成员是程冬的朋友唐真,唐真说过,他是作为填补被拉进去的,这之前的组合成员因为解约而离队。

    唐真是程冬好多年的朋友了,两人当初不顾家里反对,热血上头,跑到异地打拼,先后跟两家娱乐公司签约。

    唐真想做摇滚,最后却被排进了偶像团体。

    程冬执拗,不演偶像剧不唱口水歌,坚持创作,这种类型难推,公司便拖着他,顺便把他写的歌匀出去,给那些已经有些发展的歌手,明明也是签约艺人,程冬却只能靠做枪手换生活费。

    后来总算等到了时机,在给了他一些露脸机会后,打算以歌手身份推他出道,他为此准备了自作曲作词的三首主打歌,连录音室都进了,就差临门一脚便能敲定方案的时候,他的娱乐公司把那三首歌一口气全卖给了伯诚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那三首歌被灌进了夏因的新专辑里,其中一首在热曲榜上呆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这其中到底是笔什么交易,程冬不知道,反正他是妥妥的一颗弃子。他抱着最大的热忱,满心以为熬到头了,公司却再次偷走了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版权证据,被剽窃也只能忍着,何况这并不是第一次,公司给了他一笔补偿金,美名其曰稿酬。然后把他安排进了这个剧组,虽说是个龙套,但确实是有台词也能露脸的龙套,程冬形象好,说不定还能因此进军影视圈。

    这种期许闪闪发光的未来的说辞,程冬听得太多了,他现在只觉得恶心,明天他和公司的合约就到期了,他已经推掉了续约,打算拿着这些年攒下来的钱,回老家开酒吧,把那群高中时候一起搞乐队的朋友聚集起来,跟这个从未接纳他的圈子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的程冬,不再去看夏因了,专心对付手里的盒饭,压坏的盒子流了他一手油,但这是这个圈子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,除此之外,他什么也不会带走。

    场务们这时候刚刚疏散群演,大厦内瞬间空了下来,大家都埋着头收拾东西准备下戏,所以当原殷之走进来的时候,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才来。”夏因的不轻不重的嗔怪倒是立刻吸引了视线,这个时候伴随着低声议论,不少人都认出了站在夏因旁边的人是原殷之。

    这么热的天,原殷之却穿了西服三件套,想来大概是一直待在空调环境里,才显得那么淡定。

    程冬并不认识这么一号人物,只是抬眼瞟了一眼,就背起背包,跟剧组的人打了招呼,就同小纪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原殷之在他转过身的时候,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原殷之皮肤白皙,眉眼却长得有些过于利落,才让整张脸显得不那么柔和。眼尾有颗不甚明显的痣,看人的时候那眼角本该显得魅惑,但他偏偏是凶相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看着程冬,直到程冬毫无自觉的背影消失在大厦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说今天会来探班,我拍戏的时候都不专心,NG了好几条,结果都结束了你才来。”夏因有些不满,一边把手肘上的道具护肘摘下来,扔到了助理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开完会。”原殷之抬手摸了一下夏因的头,夏因就像被摁了开关,脸上立时换了表情,笑起来,对原殷之皱了皱鼻子,然后颇自然地伸手过来拉原殷之的袖口,“那你今天要送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原殷之在他换表情的时候手顿了顿,才从夏因的头上放下来,他微笑着点点头:“我到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跟在原殷之旁边的助理翟洁扭头翻了个白眼,然后尾随原殷之到大厦外的车内,给原殷之开门的时候,她状似漫不经心地说:“给夏因推荐的下部戏,那个导演说看了夏因拍的东西了,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导演说演技太差了,顶多给他个男三,那剧本里的男三基本上就是个打酱油的。”

    原殷之没再说什么,矮身坐进后座,翟洁跟着坐进副驾驶,把司机当空气,扭过头来孜孜不倦:“何经纪人跟我哭很久了,夏因演技实在太差,第一部电影就让他演主角,以后的剧本更不知道怎么接了,还不如让他稍微退出影视圈半步,再专心做两张专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原殷之嘴上答应着,伸手松了松领带,头往后仰,靠在椅枕上,“你让他看着办吧,以后夏因的事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翟洁挑挑眉,她跟了原殷之很多年,行事严谨周全,但性格却截然相反,又八卦又鸡婆:“这次的分手费给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夏因住的那套房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板,我能问个问题不?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夏因他哪儿惹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是也说了么,他演技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翟洁扭过头去,正好看到窗外夏因朝这里走过来,她露出个十分幸灾乐祸的笑容:“老板,那今晚是去找程冬么?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希望你们喜欢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