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

约耳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小说旗 www.xiaoshuo7.net,最快更新看不见风景的房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晚金主吃过饭后没有留宿,程冬很是欣慰,高高兴兴地背台本去了。

    他签约伯诚后的第一项工作是参加一档为期一整天的户外综艺节目,这档节目一般是在室内录,每期邀请明星嘉宾访谈+互动,下一期节目播放时正值夏至,节目组就筹备了一个名叫“夏日大会”的活动,邀请了数位明星跟拍,拍他们白天的游园情况,然后晚上再聚到一起,跟主持人一同录节目。

    总共六个个明星,有四个都是伯诚旗下的,而程冬也是最近才知道,这档国内很火的综艺节目,包括版权的所有运营系统已经被伯诚买了过来,一间娱乐公司有自己的大牌节目,确实是一支极好的资源,也正是因为这档节目是伯诚的,程冬这样没半点名气的艺人才能上镜。

    这次的计划是由其他五位伯诚的艺人以前辈的身份推他出道,程冬几年前做独立音乐,虽然未曾走进大众视线,但在小众爱好者中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,所以这次被邀请,也是用了他曾经是独立音乐人的由头,台本上也为他专门安排了表演机会,要他熟悉流程。

    已经三年没有接受过摄影机的青睐更加没有出席过公开活动,老实讲程冬还是有一丢丢紧张的。虽说综艺节目一般都比较轻松,但这次在列六位艺人,他是唯一一个生面孔,这只不过是他出道企划中的第一级台阶,却一来就是是国内一流的综艺节目。因此程冬在熟悉台本的时候也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那五位前辈说起来程冬只认识一个,就是用他写的歌成功出道的夏因,他对夏因并没有多少嫉恨情绪,夏因的成功好像正是证明了他并不是只能写小众音乐,他也可以创作广为流传又并非口水速食的歌曲。

    不过他认识夏因,并不意味着夏因也认识他。

    录制节目当天清晨程冬就赶到了化妆室,比约定时间还早了一点点,化妆师是个穿着露脐装的男人,耳环鼻环唇环打了一堆,他见程冬准时,虽然也没说什么,雷厉风行地开始工作,但他的助理是个聒噪的小姑娘,一边给化妆师打下手一边说:“大牌就是难搞咯,没有不迟到的,好像不迟到就不是大牌,又不是要去竞选迟到牌大牌。”她绕口令一样说一大堆,还配上报告老师我迟到了的动作,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,只有那个化妆师不笑,还因为程冬咧开嘴让他不方便上妆,而脸色不好看。

    程冬连忙稳住表情,这个化妆师虽然打扮得很CC(sissy娘炮),却意外得不苟言笑,助理小姑娘看程冬紧张地绷着脸,就又开口道:“你不要看我们家Nico那么严肃就觉得害怕啦,他只不过是个面瘫款的娘炮,其实他很喜欢准时的艺人,喏,刚刚给你敷的面膜是他自用的哦,上妆前的锁水效果超级好的。”

    被叫做Nico的化妆师瞪了一眼小助理:“不要多嘴。”然后在程冬脸上认真忙活起来,底妆全弄好后其他几位艺人才陆陆续续地到了,程冬见到了夏因。

    “让Nico来给我弄。”夏因脸色不太好,坐下来对着镜子照他连夜冒出来的几颗痘痘,化妆助理却指指程冬,说Nico在忙,不然先用别的化妆师。

    “你拎不清,Nico也拎不清?”夏因声音不高,却已经是要发怒的先兆,“那边那个我知道,还没出道的小歌手,以前在酒吧卖唱的,留到最后弄不就好了。难不成你让Nico搞得手酸再来我脸上试?”

    刚刚十分聒噪的小助理拿着几支大刷子,跑过去笑盈盈地对夏因说:“我是Nico的徒弟萱子,夏因我超级喜欢你的,我师傅他忙起来不肯停手的,不然我来给你化?”

    Nico显然听得到他这边不满,却也不过来伺候,夏因想,要他还是原殷之的人,肯定不会是这种待遇。便点点头,接了萱子的台阶。

    程冬也把夏因的话听全了,有些尴尬,频频去看Nico,萱子看起来特别机灵,不消师傅吩咐就化解了化妆室危机,Nico在这边冷冷地笑了一下:“还能作到天上去。”

    Nico确实严肃,但说话也确实……挺娘炮的。

    Nico给程冬弄完,又忙了两个艺人就休息去了,从始至终没有搭理过夏因,夏因觉得一个小化妆师都这么势利,但其实是他过去做人太差,Nico也被得罪过罢了。

    娱乐圈里消息虽然灵通,却也不是什么事都是时时跟进的,夏因觉得其他人知道他失去了原殷之这个靠山,但其实所有人都还沉浸在一个星期前原殷之探班夏因片场的新闻里,他在人民群众眼中仍旧是个香饽饽。之后来的艺人也都主动跟夏因搭话,反观程冬这边,虽然伯诚的艺人都接到通知,要在节目里推荐一下他们的师弟程冬,但毕竟是个不明白底细的新人,便也没有用心热络,整间化妆室夏因桌前簇拥了三四个人,程冬这边上完妆正塞着耳机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苏瑾推门进来,递给程冬电话:“原总找你。”

    程冬有点别扭地接过来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程冬摸出手机,果然有一个来自原殷之的未接,“抱歉没有注意到振动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手机不要开静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在工作。”

    原殷之沉默了一下,决定不计较,“我今天会到你们拍外景的度假村工作,你中午过来跟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然后原殷之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程冬把手机还给苏瑾,道了谢,苏瑾便趁机道:“你现在还需要一个助理,来料理你的生活琐事。回头我会留意,或者你有属意的人选,也可以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原殷之把这种约会电话打到她的手机,苏瑾是有些不满的,她是职业经纪人,公司把程冬和那份太过要求效率的出道企划交给她,她需要动用十二分心力去工作。那些大腕儿想捧谁就捧谁,太过急于求成,艺人的相应气质和能力跟不上蹿红速度,观众和金主一样是不长情的人,前期捧得多高,后期就跌得多重,是为捧杀。苏瑾很有职业道德,自己带的艺人都很用心,何况她对程冬这种被金主包养还懵懵懂懂不懂奉承,平时又对自己十分礼貌的青年有好感,程冬就算以后被甩了,她也不想他太难看。

    她这么要求,程冬却完全不知道她是嫌弃琐事影响自己的工作,一点儿都不善解人意,而是兴致勃勃地说:“我有一个朋友是做场务的,她工作不稳定,能让她来做我的助理吗?”

    “生活助理只要你信得过就行,你联系好通知我,我帮她安排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程冬开心地给小纪发短信,告诉她可以来做自己的助理,这个时候旁边凑过来一个人,笑着跟他到招呼。

    对方是黄文尧,歌手,去年某档选秀节目的亚军,比赛结束后被伯诚签下,似乎今年在筹备演唱会,主动来搭话让程冬多少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苏瑾是你经纪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初进伯诚的时候,本来想要苏瑾的,但那时候她忙不过来,我听说她最近空下来了,怎么现在是跟着你跑行程?”

    经纪人忙起来同时带几十个艺人都有,黄文尧去年风头正劲,多他一个便是多一条财路,并不会如何忙不过来。而且跟着艺人跑行程的一般是助理,从黄文尧的话来听,苏瑾应该是能力很强可以拒绝艺人的那种level,竟然亲力亲为,程冬这才后知后觉,伯诚给他的资源,比他想的还要难当担。

    黄文尧本来是想套套看程冬的底,但是这小子好像才知道苏瑾是王牌经纪人似的,眼见也问不出什么,正好这时候节目组的人来通知出发,他就很亲切地拍了拍程冬的肩膀:“师弟,走吧。”

    夏日大会的录制地是一座占地面积八百多英亩的度假村,有海滩、人工温泉、高尔夫球场、游乐场,也有未曾公开的赌场。这样为了豪奢享乐的场地自然处处是景,就连见过大场面的艺人们也觉得新鲜,更不要提程冬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亚历山大。

    度假村里搭了游园会,把小时候学校里的游园活动都搬来了,亲民的小游戏才算让程冬缓解了一些紧张,这些游戏他都挺拿手的,不一会儿就赢了一堆礼物,抱了满怀。

    几个女艺人都在旁边拍手,说奖品可爱,他就一股脑把怀里的东西分了。大家虽说都是成年人,但这样不耗费体力又怀旧的游戏确实激发童心,也快速地让艺人们的关系拉近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午间,海鲜大餐又录入了不少好镜头,一整个早上都很欢乐融洽,而这之后的沙滩排球就有些火药味了。

    六个人分两队,程冬正好跟夏因和另一个女艺人分在一起,每边都是两男一女的搭配,沙滩排球一般都是两人一队,女生的加入除了秀秀比基尼以外还需要更改一下阵型,两个男生前排防守进攻,女生在后排司职发球。补漏和组织也只能靠体力好的男生来,毕竟在沙滩上跑动更费力。

    哨声吹响,跟程冬一对的女艺人发了个堪堪越过拦网的软绵绵的球,被黄文尧跳起来就扣杀了,夏因很不爽,他好胜心强,在之后的球来球往中也不晓得跟程冬配合,总是跳起来抢同一个落点,就算是肉撞肉,也都撞得七荤八素,只好喊暂停。

    程冬还没说什么,夏因却恼火了:“你好好注意下站位好吗,别跟我抢。”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到底是谁在抢,但程冬毕竟是新人,没人会给他帮腔,苏瑾不在,他身边连个助理都没有。

    夏因的助理去跟导演说播出的时候剪掉这一段。

    比赛重新开始,交换场地后风向变化,程冬这边更难接球,他必须提前判断起跳时间,在排球还飞在空中的时候就起跳,不然风向会托缓球速,起跳晚了连球都碰不到。

    但夏因却觉得他跳急了,以为球会在程冬下落的时候越过他的头顶,自己就跑到程冬身后打算补漏,但事实是程冬接住了球,而他手势太猛,手臂砸到了程冬的头。

    程冬在半空就感觉后脑一阵剧痛,摔地上趴了半天才缓过来,工作人员围过来问他有没有事,他摇了摇手,但人还是有点晕,有人轻轻往他脑后摸了,惊呼起来:“流血了!”

    其实伤口不大,是蹭破了皮,但脑后肿起一块大包,节目组也不敢让他继续录了,送到了医务室。

    出道的第一个节目就受伤暂停,程冬趴在病床上,特别郁闷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