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

约耳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小说旗 www.xiaoshuo7.net,最快更新看不见风景的房间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小纪抱着两罐凉茶跑过来,给程冬递了一罐,然后在他旁边坐下来:“背得差不多了吗?”

    程冬按下台本点点头,一边开凉茶一边观察舞台,在脑子里又过了两遍走位。

    今天的彩排所有嘉宾都到齐了,包括夏因。

    大家都晓得补录是为了程冬,就算不跟他搭话,也都主动打了招呼,黄文尧看起来跟他最热络,程冬有些紧张,他在旁边还一直给人加油打气。而那个闹出□□的夏因,却一改往日风头劲儿,窝在角落里,拿着手机按,从头到尾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程冬也不知道为什么,往夏因那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导演喊就位,两位主持人率先到台上站好,a.

    “夏日大会”这期节目的企划是临时提出,赶上周末常规播出的时间正好是夏至,所以是延后了之前排好档期的节目,加塞了这一期。因为时间太紧,所以导演是想要一次录完不加彩排的,准备不充分,所以进入气氛比往常要慢。

    虽然只用一期,但节目组确实够壕,为补录拆了又搭的舞台做得很有模样,艺人们最怕在灯光不好的地方上镜,可在夏天被这么多个灯光设备从各个方位照着,也热得难受。

    程冬觉得自己在出汗,又难免紧张,仅仅是在说话的时候注意镜头就让他有些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“听说程冬刚刚签了夏因的公司,你们两个是师兄弟了吧,恰好都是创作型歌手,私下有没有交流过?”女主持人突然这么问,但这个问题……台本上好像没有。

    男主持的脸上也闪过一瞬间的疑惑,却也只好同其他人一起看向被提到的两位师兄弟。

    程冬看向夏因,还没想好说什么,夏因突然灿然一笑:“我们啊,算是不打不相识吧,之前沙滩排球的时候我不是撞到他了吗,程冬他脾气好好,我觉得这个师弟很乖的。”他伸手虚摸了一下程冬的后脑勺,“应该不疼了吧,等下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诶。”女主持笑着说,“下次我也想跟夏因打沙滩排球,你也不小心撞我一下然后请我吃饭呗。”

    程冬全程只知道笑。

    这是夏因第一次跟他讲话,却一来就用那么熟络的语气,他还没反应过来,就到下一个话题了,女主持顺其自然地要程冬跟夏因一起唱首歌。

    “唱什么呢?”夏因歪头看他,明明是师兄,但他看起来确实更可爱些,“唱我的《窗格速写》怎么样?”

    程冬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哦,我超爱那首歌。”女主持说。

    “程冬会吗?”男主持问。

    程冬回过头来,瞥到了正亮着录像灯的摄像机,他定定神:“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乐队老师。”夏因侧身说,他的举手投足相当得体,作为艺人的必要训练和在镜头面前的多日浸淫,而与之相比,程冬就太愣头青了。

    主持人和其他嘉宾在镜头切换的时候退到旁边,两人商定了合唱分配,然后等待前奏响起。

    每一个音符,都让程冬熟悉无比。

    《窗格速写》算是夏因的成名曲,虽然热度不比另一首热曲,却颇有些历久弥新的味道,大众对这首歌的印象很深。

    那也是程冬从无数个需要用特浓咖啡提神的夜晚沥血得到的成果。

    他从未在真正的舞台上唱过这首歌,今天却要用这样让人握紧拳头的方式来得偿夙愿。

    “沉默的摆钟

    是时间老人的画笔

    刻度是构图

    密不透风疏可跑马

    是指针的轨迹

    世上未曾有过整齐划一的排线

    我在你的脸上看到了”

    夏因的声线清澈,音准,但更多的东西,程冬确实听不到了。他在音像店里听过夏因的那张专辑,精良设备和修音师的娴熟操作,让夏因的歌声灌入唱片后富有余韵,但是现场听来,他找不到一丁点儿感情,夏因应该十分熟悉乐谱,但也仅仅是在基本技巧上不出差池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这首歌,不仅要用声带,也要用舌头,要用喉部肌肉,甚至要用牙齿。

    程冬想要用全身上下来唱歌。

    他接过间奏,在音符间寻找那种重新拥抱自己心爱之物的气力。

    “你坐在窗前,就像一尊柔软的石像

    我用铅笔描摹你的阴影

    或许有一天

    月光掠过窗棱

    抚摸你的面颊

    你会从我的画纸上苏醒

    我会接住你吗

    我本想邀你共舞

    却摔碎了你”

    “沉默的摆钟

    是时间老人的画笔

    刻度是构图

    密不透风疏可跑马

    是指针的轨迹”

    “荷马凝视夜幕

    米开朗基罗忧愁的眉间

    维纳斯卷曲的发丝从我指尖滑过

    孤独作画的人会蒸发

    我是凝固的那一个

    去不了他方”

    乐器音减弱,歌曲结束。

    台下响起来自开始录制到现在最热烈的掌声,来自那并不算多的八十多个观众。

    这是首旋律悠扬的歌,歌词却有种安静又无望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座柔软的石膏像,他担心自己在它苏醒的时候没能接住它,将它摔碎。

    他如此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梦想。

    程冬双手握住话筒,舒了一口气,才放下。

    镜头给了主持人和嘉宾的表情特写,大部分都露出由衷赞美的神色,不消明说也知道是对谁,而黄文尧只是全程安静微笑,在歌曲结束之后走过去拍了程冬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演唱会一定要邀你。”

    夏因脸上有细微裂缝,他在唱的时候就觉得被程冬压倒一大截,但那是来自身边人传来的奇妙气场,他的耳朵没那么管用,自己听不出来也指望大家听不出多大差距,但黄文尧说这话,不来对原唱说,却对第一次登台的小歌手说,实在是让他绷不住练习好久的开朗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,虽然我不懂啦,但是程冬唱这首歌的感觉跟夏因很不一样诶。”女主持人说,眯着眼睛,“刚刚我听的时候好像能听到自己稳稳的心跳声。”

    夏因看了女主持一眼,两人的目光有短暂接触,女主持稍显尴尬地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们这档节目要变成《XX歌手》了吗,逼格瞬间拔高了。”男主持说。

    程冬笑一笑,把话筒放到嘴边,顿了一下才说:“没有,我就是……很喜欢这首歌。”

    女主持趁机问:“那跟喜欢的歌手同台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很荣幸。”程冬侧身看夏因,也给了镜头一个状似亲密姿态,“师兄以后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唱了歌的关系,程冬整个人不仅放松了,而且像是注入了活力,接下来的互动都应对自如,最后一个环节是在海滩上放烟花,比较恶搞的是,节目组推来了一个巨大的火箭炮一样的烟花筒。

    “这样呢,我们先玩游戏再放烟花,规则是这样的,我们这边有猜词卡,两两一组,一个人拿着仙女棒在五十米外比划词卡上的内容,另一个人仙女棒的轨迹猜这个词。”

    “那简单,就是晃快一些,光点就能连成笔画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字会比较复杂哦。”

    “奖惩制度呢?”

    “猜中最多的队可以点燃这里最大的烟花。”主持人笑着说,指向那个火箭炮,“而输的那一对,其中一个人要被绑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啊?!不是吧!很危险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保证你们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不要,这个太恐怖了!”

    游戏在女艺人们的尖叫和男艺人紧张的神色中开始了,但是一开始就遇到了麻烦,夏因和黄文尧都要跟程冬一队。

    “今晚程冬好有人气啊。”男主持笑着提议,“不如让文熙跟程冬一队,你们就让女士优先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被认可,但是节目组确实够贱,字型复杂程度根本难以用挥动仙女棒的方式来成型,总之文熙姑娘只猜中了五分之一……

    程冬默默望向了那个架在专用推架上的火箭炮,不管怎么看,都像玩真的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笑疯了,包括观众。

    不可能让女生受惩罚,所以他要被炸上天了。

    程冬四肢僵硬地走过去,被工作人员绑在了火箭炮上。赢家黄文尧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着说:“祝你飞行愉快。”

    然后好像黄文尧就按了开关。

    然后他感觉背脊震动,嘭地一声,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火箭炮里喷了出去,还落了一些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台下的笑声更加恐怖了,就连主持人都没憋住。

    程冬一脸呆滞,被从火箭炮上放下来,才意识到他并没有飞出去,烟花筒并不是火药制,只是喷出了一堆彩带而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,你的表情太精彩了。”黄文尧扶着他笑得直不起腰,他只好勉强牵了牵嘴角。

    沙滩上点燃了真正的烟花,一朵接一朵在夜空中绽开。

    程冬仰头看着,他的第一次节目录制,总得来说很愉快,从今天开始,他就是真正的艺人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感觉到肩膀被谁拍了拍,回过头去,看到了黄文尧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夏因。”对方也仰头看着夜空,看起来好像是在跟他讨论烟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程冬也不动声色地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台本上没有夏因那么多镜头,还让他唱自己的成名曲。那个女主持大概是收了好处,让夏因拉着你多挣了不少镜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成人之美,对我也没什么坏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,坏处是你把他风头抢了,哪有第一次登台就比原唱唱得还好。”

    程冬扭过头去,看着黄文尧那**朗而谦逊的脸:“如果我没记错,是你在台上说要邀我做演唱会嘉宾,我唱得怎样,观众判断就好,你又为什么要点明呢?”

    黄文尧似乎愣了一瞬,然后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喜欢你啊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